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不易居

倚天无宝剑,訄迫有虫屠。修竹千千竿,南坡是我庐。

 
 
 
 
 
 
模块内容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
天气

 
 
模块内容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
河南省 平顶山市 射手座

 发消息  写留言

 
博客为真诚展示、图文会友、修养学习的平台,但因公务繁忙,不再参加任何圈子和圈子活动,敬请谅解!
 
博客等级加载中...
今日访问加载中...
总访问量加载中...
最后登录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
养生谑谈之三十四:盐从哪儿团咸    

2018-5-19 16:24:24 阅读6 评论0 192018/05 May19

盐过去是稀缺资源。柴米油盐酱醋茶,开门七件事,盐是一件。酸甜苦辣咸,盐是咸味的来源。做饭没材料,太咸,鲁山人就会斥责:阙死卖盐哩了!盐与咸的因果,是常识,常识不需要追问。如果非要问:盐从哪儿团咸?这就要想多了。北魏崔浩,貌如美妇人,而谋计比张良,深得倚重。拓跋嗣曾经专门送给他一两晶盐,拓跋焘还经常到他家吃饭,镟棵萝卜,砍棵白菜,喝酒说事,但最终却惨遭诛杀,连同情的人都没有。盐从哪儿团咸?从给各大家族排位次,又修国史,得罪了鲜卑贵族,触犯忌讳而来。为了崔卢李郑的事儿,唐太宗李世民都想杀人,何况其他!人的出身和秩序,很敏感,很要命。

作者  | 2018-5-19 16:24:24 | 阅读(6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野艳

2018-3-30 17:11:16 阅读7 评论0 302018/03 Mar30

欲看婆婆纳,

新城北又北。

此时人迹少,

遍地竞葳蕤。

春色入眼深,

非非想不悔。

欢适追野艳,

何须桃花水。

作者  | 2018-3-30 17:11:16 | 阅读(7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读通鉴

2018-3-30 17:05:18 阅读8 评论0 302018/03 Mar30

萧梁史事一坨翔,

乱入空无臭味长。

北虏碓石甘骨肉,

南华典籍忍心肠。

沐猴以冠浑不似,

煮豆然萁自灭旸。

粪土之墙圬不得,

黑獭君心待李唐。

作者  | 2018-3-30 17:05:18 | 阅读(8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短章

2018-3-29 17:39:30 阅读10 评论0 292018/03 Mar29

其一

春天来了

你却在落日的余晖里

高傲而孤独

其二

蕙兰共杂草

一块儿疯长好不好

者番踌躇了

其三

严冬过去

所有的蛰伏和韬晦

美善要发芽

丑恶要开花

还要长养和布撒种子

等待

下一个春天

作者  | 2018-3-29 17:39:30 | 阅读(10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养生谑谈之三十三:便便变变黄龙汤

2018-3-11 0:06:50 阅读45 评论0 112018/03 Mar11

《伤寒六书》有黄龙汤,由大黄、芒硝、枳实、 厚朴、甘草、人参、当归泡制而成,主治大便秘结,神倦少气,谵语甚或循衣撮空,神昏肢厥等病。药中有甘草,味道大概不会太差。今天读《资治通鉴》,有另外一种黄龙汤。北齐大奸臣和士开得了很重的伤寒病,值班医生就开了黄龙汤。和士开很为难。当时,一个极无廉耻的人为了巴结和士开,说,这东西好喝,不信,我先尝尝。然后一饮而尽。和士开很受感动,勉强喝了,结果病很快好了。据陶弘景的说法,这里的黄龙汤,就是将粪便装到罐子里,封好口,放几年以后得到的粪汁。陶弘景说,这种粪汁甚黑而苦,但是效果很好,治疗温病,快死的人都能治治愈。正史所载,名医所传,大概错不了。不过很难理解,便便这东西,应该是奇臭无比,密封放置后,怎么就变变变成苦的呢?又怎么跟黄龙挂上钩呢?这种弄法,实际上就是腐烂变质,又怎么能有如此奇效呢?不去管了。但是,那位舍身尝粪的人后来一定得到了重用,这比勾践尝粪还要厉害。只因难能,所以可贵啊!

作者  | 2018-3-11 0:06:50 | 阅读(45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新年

2018-2-22 9:26:02 阅读23 评论0 222018/02 Feb22

所有的喧嚣都已沉寂

鞭炮从遥远的地方蹒跚而来

好像乡下旧居里正在老去的亲人

浓郁而执着

汽车不再嚣叫

他们已经随着凌冬的树叶

飘落

那棵树下的土地坚实而温暖

风里洋溢着春意

时雨将澍

探得春信最早的喜鹊

说杨柳正在萌生新绿

沉寂的呻吟

羞涩地扣击疏落的柴门

一个风雪交加的夜

爰得可以栖落的归人

注:初一作。

作者  | 2018-2-22 9:26:02 | 阅读(23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养生谑谈之三十二:过年过年扔扔扔

2018-2-21 12:57:21 阅读76 评论0 212018/02 Feb21

        年算是过去了,标志就是破五,吃剩饭、送穷灰。这是老规程。初一到初四,吃饭都是有谱的,一天一个样,吃鲜的,到破五,残羹冷炙,收拾残局。这几天,垃圾也不能倒,包括大红大红满地的鞭炮纸,那是喜庆和钱财。要攒到破五,叫送穷灰。当然,民俗仪式上的穷灰不是一般的垃圾,是灶火烧了一年下的草木灰。为了吉利,穷灰要送到十字路口,谁也不沾,越远越好。然后就是初六大开市。

        在物质匮乏的年代,过年既是对天地诸神的感恩和祈祷,也是对辛苦劳作一年的农人的休息和慰劳。所以,攒了一年的劲儿,除了斯新衣,主要就是吃。一过年二十,杀猪、杀鸡、买鱼,豆腐、粉条、蒸蒸馍,忙得不亦乐乎。城里人从超市里大包大包地往家搬。然后,制定计划,吃吃吃;然后,垃圾、剩菜、剩饭,一箱一箱、一包一包,扔扔扔。这时的快感跟买买买的时候差不多一样的浓烈。破五一过,基本恢复到节前的模样,厨房里、客厅里仍旧是简洁而明净。

昨天读通鉴,侯景乱梁,京都围困,食物断绝。舍身祈福、蔬食养生的梁武帝萧衍无蔬可食,忍辱乞得鸡蛋百枚。这个八十五六的空巢老人只能下厨庖弄,百感交集,唏嘘涕零。江南繁华,在乱世的铁蹄之下竟是如此的柔弱和不济,通天的佛祖也无法保佑天底下最最虔诚的信徒。轮回至此,因果和福报果何如哉?突然想,文明不过是历史的弃余和负累,蒙昧和质朴反倒一骑绝尘,一往无前!

作者  | 2018-2-21 12:57:21 | 阅读(76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养生谑谈之三十一:对杵窑该怎么碓?

2018-2-9 18:41:51 阅读69 评论0 92018/02 Feb9

        有个字叫舂,很典型的会意字,字形就是双手执杵向臼里砸。还有个字是碓,名词也好,动词也好,都和这个舂若合符节。这个先不说。这个臼,我们叫对杵窑。这三个字该怎么写?杵没问题,窑是形声字,音形义也没问题。就这个对字,繁体是對。對又有个或体,也就是古文,从士从寸。而士,从生殖崇拜的文化学角度解释,大概跟杵那个东西很接近。对字从士从寸,也就是以手执杵。對字从丵、口,训为烛,倒不如训为杵,上边为杵上的饰物。以手持杵而舂,正是对的本义。杵臼成对,一分为二,引而申之,男女、阴阳、是非、黑白、左右等等,矛盾有两个方面,也叫一对矛盾。就是向着、朝着这样的意思,也是从成对二分的意思来的。对杵窑的对这样写,大概能够自圆其说。另外,舂时盛放谷物、承载撞击的大石臼,鲁山方言叫对杵窑。那个杵,很多情况下也说是对杵。而对杵,还有一个意思,骂人,骂人生硬犯傻,有点儿像那个“士”、那个杵。具体咋讲,就不用翻译成现代脏话了。说了半天,颇费周章。还说吃。中国人一向是不好接受新鲜事物。七八十年代那会儿,传统石磨刚刚被小钢磨取代,刚好赶上癌症这个东西进入大家的视野。于是,都说是小钢磨掺进去了不适合人体的东西,还是驴拉磨好吃。现在似乎还有这种思潮。一说石磨豆腐、石磨面粉,大家就说绿色环保。网上到处都是男人女人用对杵窑库库通通打糌粑、打年糕的图片,质野而时髦。对杵窑打东西,是不是就好得很,不知道。不过,近年还盛行一个词叫怼,再生气就怒怼。我看还不如直接写成对,或者写成碓。怼是生气的意思,重复了。想对,是对别人,自己一定不要生气,一生气,不仅对不到点子上,还伤自己身体。这不是养生。

作者  | 2018-2-9 18:41:51 | 阅读(69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养生谑谈之三十:黄香黄香小酥肉

2018-1-25 22:52:53 阅读70 评论0 252018/01 Jan25

小时候吃桌,黄香、丸子、方子、条子,是四大件。小孩儿们点心一抢,酸汤一喝,都跑出去玩儿了。大人们只等这四大件上来,一顿大口猛撮,最后打个饱嗝,方才兴尽而去。方子、条子都是五花肉,大片子、大块子,极为壮口。方子、条子蒸到稀烂,入口即化。因为肥肉多,又香又解馋。黄香、丸子倒是油炸为主、以瘦为美。丸子不说了,极品是所谓狮子头。黄香,因为色黄味香得名。过去不注意,现在对上号,大概就是所谓的小酥肉。酥,是松软佳美的意思。黄香叫小酥肉,该是从块头和口感而来。瘦肉油炸,再上笼蒸,又酥又软,口感极佳。过去,红酥手对黄腾酒,点酥娘对琢玉郎,读书人的雅致和中产阶级的殷实都有了。酥,既是自然的性质,也是观者的感觉。一个女人上班晚了,下车就往楼上跑,弄得是酥胸荡漾,活泼跳脱,看见人,赶紧高抬双臂,合抱摁住,然后赧然一笑,低头而过。酥胸荡漾,要比现在说“波涛胸涌”美得多。小酥肉,获嘉人因缘附会,写作小苏肉,又从苏字联想到封神榜的苏妲己,说小苏肉好吃,因为那是苏妲己的肉。扯得实在是太远了。照狐狸精的本事,不要说玉体横陈,就是媚媚地看你一眼,我们下里巴人已经是浑身酥软,禁持不住,哪儿还能举刀相向、下口吃肉啊!

作者  | 2018-1-25 22:52:53 | 阅读(70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2018-1-23 13:43:28 阅读20 评论0 232018/01 Jan23



应该是基础不够牢固

被一个夜的大风

推到了

里边是  一肚子

不合时宜

荒原

荆棘挂满了坚硬的干果

所有的滋味

都和着大寒的蜂巢

朽落

落日

穿过孤单的苇华

筛下些许暗影

似乎又是一个暖冬

城市里一片倔强的菜地

叶儿都返青了

作者  | 2018-1-23 13:43:28 | 阅读(20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2018-1-23 13:34:09 阅读20 评论0 232018/01 Jan23

公门深似海,

日月总相催。

何故难欢适,

萧萧欲不为。

作者  | 2018-1-23 13:34:09 | 阅读(20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养生谑谈之二十九:野鸡嬔蛋土里埋

2018-1-13 21:48:18 阅读58 评论0 132018/01 Jan13

        蒜是最家常的蔬菜,也是最家常的调味品。有个谜语:空空菜,扁扁柴,野鸡嬎蛋土里埋。最后一句就是说蒜。蒜的吃法非常多。炒菜,先将蒜烹到金黄,再长菜,蒜香浓郁,我喜欢。后来有蒜蓉菠菜、蒜蓉娃娃菜,轻轻一过油,别有一番清爽味。蒜还腌着吃,嫩的腌糖蒜,老的腊八蒜,能泡到碧绿碧绿。蒜败毒,端午节除了煮鸡蛋、吃槲坠、戴香包、绑彩绳,还煮蒜,这跟农村趁着露水割艾蒿、拔茅穗、薅夏枯草、到河里洗脸,都可以祛毒一样。春夏之交,毒虫始盛,这些讲究,都是祓除不祥的意思。要是拉肚子,蒜放到火炭里烧熟吃,又香又面,补肚子。补肚子就是杀菌,反正中医,哪儿有问题都是亏,要治都是补。当然,蒜最主要的吃法还是生吃。舀碗面条,拿骨独蒜,喝口面条嗑瓣蒜。还有砸蒜汁,能调的都调着吃,清爽利口、杀菌消毒,最是农家好滋味。不过,蒜生吃很气道,半天还是满口味儿,不敢跟人靠近。《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》里,俩人谈到兴起时,女人凑着凑着要亲嘴儿,张大民突然说:“改天吧,我吃蒜了!”扫兴得很。

作者  | 2018-1-13 21:48:18 | 阅读(58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养生谑谈之二十八:老黄瓜刷绿漆

2018-1-7 10:19:08 阅读76 评论0 72018/01 Jan7

        端碗剩饭看电视,是汪曾祺的访谈,女主持是老人,拉皮、除皱、去死皮,弄得很年轻、很潮。突然想起老家一句话:老黄瓜刷绿漆。黄瓜是个好东西,青脆爽口,香甜淡雅,揪一根儿洗了,捉到手里,嘎吱嘎吱地吃,或者用刀一拍,或者切成片、段,蒜汁凉调,蘸酱,既家常,又美味。黄瓜也可以腌着吃,炒了吃,炒肉、炒蛋都行,别有风味。老黄瓜金黄发红,去籽,削皮,凉调,酸如长醋,清脆而爽滑。夏天吃,更可口、更解暑。老黄瓜刷绿漆,是说人装嫩,矫揉造作,总是贬义。这么好的东西,跟贬义词连到一起,不是滋味。就像英国的沙发土豆,种土豆的农民接受不了,还上街游行。其实,老黄瓜刷绿漆,是很个人的事。北魏冯太后总揽朝政,很有作为,成就了一代盛世。但是总喜欢漂亮男士,南朝使者喜欢了,也要留下来享用。这算女权也好,淫荡也罢,跟老百姓的家常日用没什么关系,不用管了。

作者  | 2018-1-7 10:19:08 | 阅读(76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2018-1-6 15:31:07 阅读16 评论0 62018/01 Jan6



是历经高处

不能禁受的寒冷

最后凝结的柔情

没有斑斓的炫耀

没有喧嚣的表白

也没有流连和牵扯

干干净净

不沾不滞

不管撒盐空中的朗利

还是鸿飞花落 潇潇洒洒

你来

这个世界便顿然清洁

连空气都沁人心脾

你按自己的性情结构

可最后的形象

还是栖落的地方

一段枯枝

一片残叶

累累红果

两瓣梅香

还是坚实广袤的大地



是佛祖遗落到世上

那一枚舍利

作者  | 2018-1-6 15:31:07 | 阅读(16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养生谑谈之二十七:杂碎

2018-1-6 14:03:52 阅读79 评论0 62018/01 Jan6

        鹅毛大雪,有一种过年的错觉。年关临近,第一件大事就是杀猪。去年逮猪娃儿,养一年,节前一杀,整肉卖钱,猪头、猪蹄、大小肠、连肝肺这些杂碎留下来,可以濆濆实实过个年。心、肝、肺、肚儿好收拾,大、小肠容留食物、废物,气道很大,要搁大盆里,放上碱面儿、玉米面,反复地抄洗,弄干净,再煮。猪头、猪蹄都是毛,犄角旮旯褪不净,得拿到灶火,用火箸烧红,一下一下地即燎净。大人干活儿,小孩儿们守着红泥小火炉,津津有味儿的看,过年的味道丰满而悠长。有人说起北京的炒肝尖,说宫里府里,天天杀猪,精肉权贵吃,杂碎流民间,这是天子脚下的优越和福利。这跟民间精肉卖别人,杂碎自己留,可以说反向而同归。总而言之,民间的定位,不管地域如何,总是无法逾越的。固定的利益,叫禁脔,只能自己吃。想让谁吃,叫分羹,或者叫赐食。刘邦说:“必欲烹尔翁,幸分我一杯羹。”也是争这个规矩。人家不给,厚着脸皮抢着吃,就叫染指。染指禁脔,是一件很危险的事儿。

作者  | 2018-1-6 14:03:52 | 阅读(79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查看所有日志>>

 
 
 
 
 
 
 
日志评论
评论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我要留言
 
 
 
留言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博友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模块内容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模块内容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模块内容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

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