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不易居

倚天无宝剑,訄迫有虫屠。修竹千千竿,南坡是我庐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博客为真诚展示、图文会友、修养学习的平台,但因公务繁忙,不再参加任何圈子和圈子活动,敬请谅解!

网易考拉推荐

养生谑谈之二十七:杂碎  

2018-01-06 14:03:52|  分类: 文化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鹅毛大雪,有一种过年的错觉。年关临近,第一件大事就是杀猪。去年逮猪娃儿,养一年,节前一杀,整肉卖钱,猪头、猪蹄、大小肠、连肝肺这些杂碎留下来,可以濆濆实实过个年。心、肝、肺、肚儿好收拾,大、小肠容留食物、废物,气道很大,要搁大盆里,放上碱面儿、玉米面,反复地抄洗,弄干净,再煮。猪头、猪蹄都是毛,犄角旮旯褪不净,得拿到灶火,用火箸烧红,一下一下地即燎净。大人干活儿,小孩儿们守着红泥小火炉,津津有味儿的看,过年的味道丰满而悠长。有人说起北京的炒肝尖,说宫里府里,天天杀猪,精肉权贵吃,杂碎流民间,这是天子脚下的优越和福利。这跟民间精肉卖别人,杂碎自己留,可以说反向而同归。总而言之,民间的定位,不管地域如何,总是无法逾越的。固定的利益,叫禁脔,只能自己吃。想让谁吃,叫分羹,或者叫赐食。刘邦说:“必欲烹尔翁,幸分我一杯羹。”也是争这个规矩。人家不给,厚着脸皮抢着吃,就叫染指。染指禁脔,是一件很危险的事儿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